0评论

一把口琴的故事

2017-07-15 313 秩名  

  近读一个写知青时代的小说《口琴故事》。讲述一个叫眉的女知青,来到大西南的乡下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一个乡下小伙子帮助她,关心她,呵护她,终于结为夫妻。后来,眉回到了上海,留下了她和乡下丈夫共同生下的女孩。再后来,为了寻找妈妈,在上海的地铁口,孩子吹着一把当年母亲吹过的口琴,感动了许多人……这让我想起当年我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时,与一位上海女知青琴(姑且这样称她)的往事。

  1970年春天,连里搞“反修防修”,各排都抓紧时间办板报专栏,我和琴负责画报头。那是琴第一次办宣传栏,况且她的家庭出身不好,心里很紧张,虽然谨小慎微还是忘了用红颜色把太阳涂红,当一个白日出现在专栏上的时候,连里一个思想极“左”、爱打小报告的女青年忽然站在琴的面前,厉声责问道:“你怎么画了一个白太阳?”

  琴一下子面色苍白,紧张得说不出一个字来。要知道,那年代红太阳可是代表伟大领袖的。我一见琴要出麻烦,急中生智。走到那个女青年面前说:“这是我的安排,她画轮廓,我填红色,我们的程序还没完成。”琴马上领悟了我的意思,缓过神儿来,连声说:“还没画完,还没画完。”一场小小的风波就这样被我的睿智平息了。

  一个月后的傍晚,天更暖和了,连队宿舍后的白桦林变绿了。中午的时候琴约我晚上到白桦林见面,说要送我一样东西。黄昏时分,我如约而至。当我走近白桦林的时候,林子里飘来悠扬的口琴声,那是上世纪70年代一个流行的小舞剧选曲《军民鱼水情》。我走进白桦林,惊奇地发现,那美妙的琴声竟出自琴之口!我在心中赞叹道:真是一位美丽的才女呀!见我走进白桦林,琴腼腆地停止了吹奏,把口琴放入琴盒里,双手捧着递到我的手里。她不无感激地说:“谢谢你上次办板报时替我解围,我让我爸从上海寄来一把口琴,送给你。”

  我激动地说:“不要客气,我不会吹口琴,还是你自己享受吧。如果你想谢谢我,就请再为我吹一曲吧!”琴满脸幸福的样子,轻轻打开琴盒,把空盒放到我的手里,轻声地为我吹起《美丽的哈瓦那》、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。琴声一止,琴还是执意不容推辞地把口琴放入我的上衣口袋中,嗔怪道:“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嘛,如果你不收下,以后就不理你了!”

  我幸福地接受了琴的礼物。那是一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口琴一厂出品的上海牌回声重音24孔口琴,十分珍贵!我和琴并肩走出白桦林。壮丽的白桦树,见证着我们青春纯真的友谊!返城后,我们只是偶有津沪两地的书信往还。

  在返城待业、百无聊赖的日子里,我又拿出那只放在衣柜底下的口琴。打开手绢,那只口琴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,闪亮的金属琴身,翠绿色的琴格,上下两排,24个孔。那一刻,我决定开始学习吹口琴了。

  琴在信中知道了这件事情,给我写来了热情洋溢、鼓励我学琴的信。信的第二页是她抄的歌词,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标着简谱。捧读信件,我泪流满面。那以后,我如醉如痴地学吹口琴,《军民鱼水情》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《美丽的哈瓦那》那美妙的音流,洋溢在我的小屋……

  我想象不出,琴送我的礼物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我的生活。但我敢肯定的是,如果没有她送我的口琴,在我待业的那些惆怅的日子,这世上就少了一曲曲美妙的琴声,多了一声声哀叹!或许,我就看不到未来生活的光明。是这把口琴帮我度过那个年代!

标签:

微信公众号搜索”学口琴音乐网”,下载海量口琴教程;加入官方Q群,和万千琴友一起学习分享;复音群:523826842 十孔群:304827698 半音阶群:496810198 综合群:347435718

相关阅读
全部评论
写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