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评论

地铁口的“口琴师”

2017-10-09 597 卿荣波  
下午6时许,小寨地铁出入站口处人来人往。一名保洁员站在楼梯上,手捧一把口琴,旁若无人地吹起《闪闪的红星》。一曲完毕之后,又开始了下一曲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。口琴声音响起时,他会闭上眼睛,仿佛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。

自学吹口琴 8年换了6把

他叫王养刚,63岁,蓝田人,在小寨区域从事保洁员工作10年了,而吹口琴也有8年时间。

“我自学的,这算是比较简单的一种乐器了。”王养刚说,他是小学毕业,打小性格较为外向,年轻时有文艺方面的兴趣爱好,但因家里条件的限制,一直没有实现。以前在家里时,就会吹笛子、拉二胡,算是同村人眼里的“能人”。

后来因生活所迫,王养刚到西安打工,在康复路蹬了8年三轮车之后,做起了保洁工作。小寨商圈门面房的广告音乐比较多,他就心里痒痒了,开始学习吹口琴,“第一把是18元买的,至今都吹坏5把口琴了,这把新的60元钱,是在附近的商场买的,是我很珍爱的家当。”

吹口琴也是一种调剂

平时将口琴放在三轮车上,保洁间隙,王养刚会拿出来吹奏。吹口琴,也算是他繁忙工作之余的一种调剂。

王养刚说,选择在地铁出入站口的棚子下面吹口琴,是因为那里相对封闭和安静一点,“声音能聚拢起来,我此前在十字口的路边也吹过,但路边比较吵闹,吹着吹着感觉声音很渺小。”一般吹上几首曲子,他就又该忙活了。

王养刚的爱人也是保洁员,两人共同负责纬二街十字往北大约150米路段的保洁工作。

夫妻俩在八里村租了一间15平方米的民房,每月房租350元。“她不支持我吹口琴,可偶尔也会来听,我俩每月工资不到2900元,每次做饭前会去超市买打折的菜,辛苦是肯定的,但生活还得继续。”

王养刚是个苦命的人,有一男两女3个孩子,儿子3年前在高速路上出了意外,永远离开了他。二女儿和女婿一起去了江苏,大女儿嫁到蓝田,脑子不好使。说起这些,他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。

有市民拍照发朋友圈点赞

“口琴和音乐算是我的一种寄托吧,不这样给自己找个乐子,又能怎样呢?”王养刚说,他喜欢口琴,就像喜欢保洁工作一样,哪儿干净了心情就会好一些,吹一会儿口琴,心情也能畅快一些。

也就最近几日,地面上的落叶少一些了,王养刚才能每天下午抽出约半小时专门吹口琴。在吹口琴的时候,他相当投入,会闭上眼睛,头和双手也会随着旋律摆动,“我表达的是我自己,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王养刚说。

看到他后,出入地铁站的很多市民都驻足欣赏,有的拿出手机拍摄,有从这里经过的市民,发微博和朋友圈说他是“地铁出入站口的口琴师”。“看到一些年轻人竖起大拇指给我点赞,我想着,我的快乐是不是也带给了别人?我希望能感染到其他人。”王养刚说。

小寨街办保洁公司经理助理李平说,保洁工作很辛苦,也很枯燥,王养刚的这个爱好大家都知道,只要不影响工作,肯定是支持的。

王养刚说,除了革命歌曲之外,他还会吹奏《敖包相会》,接下来,他还打算学几首流行歌曲,有时间的话,也会给其他保洁员吹奏,让他们的身心也能得到放松。

标签:

微信公众号搜索”学口琴音乐网”,下载海量口琴教程;加入官方Q群,和万千琴友一起学习分享;复音群:523826842 十孔群:304827698 半音阶群:496810198 综合群:347435718

相关阅读
全部评论
写评论